阿芙蓉

写着玩

【魏白】斑、虹

不骗人 是狗血

孙祺龙×陆之昂

勿上升

ooc严重

---

“孙祺龙又和人分手了。”傅小司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在吃火锅。

肥牛、海带片、金针菇、鸭肠还有其他的食物都在红汤里上下翻滚,仿佛镀着层金色的泡泡咕嘟咕嘟往上冒,炸开,冒出白气,混着辛香料的刺激香味,光是吸上一口气就不由得肚子咕咕叫。

“……哦。”陆之昂闻声连涮毛肚的筷子都停下了,似乎了想了半响才从记忆里巴拉出这么一个人来。他因为这人心情都不好了,慢吞吞地把毛肚夹到碗里,才说:“关我什么事……早八百年前我俩就没关系了!”

傅小司“呵”了一声表示不屑,转头帮立夏捞了个鱼丸。

“孙祺龙?谁呀?”立夏问。她...

【山花】柠檬水

勿上升

灵感来源→《Lemonade》-Mili

---

厨房。

拿起明亮的柠檬,用刀切开。汁水流溢。

将他们轻轻搭在高脚杯边沿,食指与大拇指用力挤压,透明略带鹅黄的液体换换流淌至杯底,积起薄薄一层,浅浅的,是化成水的太阳。

还不够,远远。

白敬亭舔了舔指头——尽管只是舌尖与指腹的瞬间相触,仍旧有无法言语的酸 泛了出来,稍带苦味和清香。

足够了。

他手边有很多变形了的柠檬,都装在一只碎了一半的杯子里——自北欧而来的“涟漪”,它曾经是一对的。

这么容易摔,大概是劣质品吧。

————

“不是这样的!你听我解释好不好?……对不起,我下次一定不会……绝对没有下次了!你...

【魏白】风情

小练习

勿上升真人

私设有

---

叮咚。

有一位好友向您发来消息。

-我买了两张电影票,还有十五分钟开场。位子我留着。你来或者不来都与我无关。

魏大勋摸出手机,眯着眼看清了亮得过分的发光屏上的字,笑了。

哦,想看电影了。

他摁亮台灯,浅浅的光铺在狭小的范围内,其余都是深紫。他边扣衬衫扣子走到窗前,俯瞰高楼之下的爬虫,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让它不那么像一个鸟窝,然后随手拎了件外套匆匆出门。

影院里毫无疑问的没有多少人。电梯门刚打开,一身白的家伙就直直戳到他眼睛里,手机发出的亮光让那家伙的脸显得很诡异。而魏大勋也不确定他是否朝这里看了一眼。他来得恰巧,检票开始,白敬亭正往那边走。...

【山花】正确饲养白猫猫的方法!

我只想无脑甜谢谢

勿上升

可能有同系列出现

借梗有

---

怎样正确饲养一只“猫”?

——人气演员魏先生将带给您答案!

首先,你要给他准备一个单间——就算他老是往你房间钻——毕竟他也是会变成人的高级猫了;

其次,为他准备满满的一箱零食,无需担心什么可以吃,什么不可以;

要让他有很多好朋友;每周带他去漫画店白看书;每天让他泡在温暖的水里......

什么?太麻烦?怎么可能!——是你不够爱他!

你看看魏先生的日常——


滴滴滴、滴滴滴、滴滴滴

“喵。”

一只蜷在枕头上的白猫睁开眼睛,露出两汪蜜糖似的琥珀。它翻了个身,正好用腹部的软毛埋住睡在另一边的人的脸,尾巴又扫了扫...

【山花】我生气了

练习

勿上升真人

---

候机室里人来人往。高跟鞋与皮鞋、运动鞋与老布鞋,每个人都拖着一身疲惫步履匆匆。他们希望比时间更快一些赶到自己的港湾,远离风雨。

魏大勋拖着一个22寸的拉杆箱,脸上没了往日里的轻松和笑容,甚至有些凝重。他沉默着。

跟在后面的白敬亭倒慢悠悠地走着,嘴里还在嚼泡泡糖。他大幅度地左右摇晃身子,心情很好地在魏大勋看不见的地方作妖。“你别气了。”白敬亭一个小跳扒在魏大勋肩上,“不就是忘了和你说嘛——你别生气了。”说着吹出一个泡泡。

魏大勋似是缓缓吐出一口气,停下莫名急促的脚步,伸手捏了捏眉心,转身对着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白敬亭,低低地开口:“我没有生气。”

他的视线...

【山花】你说...呢?

小练习

勿上升真人

---

看不清......

白敬亭坐在倒数几排,左晃右晃满眼是后脑勺,没戴眼镜的后果就是只能从间隙里瞧见花花绿绿的色块不断移动。学校的大音响极其破烂,播放着震耳欲聋的《我爱祖国的蓝天》当做开场曲,充满年代感的曲调发散得不成样子。他没看几眼就收回了目光,百无聊赖地摆弄手指,思维溜号到另一个维度。

肩膀突然被拍了拍,后面递过来一张红纸头——节目表。白敬亭捏着一角上下扫了扫......29号高二四班歌曲《春风十里》,表演者魏大勋......他的视线在那三个字上多停了两三秒,转而若无其事地按着“规矩”把节目表塞给前面的家伙。

魏大勋诶,魏大勋啊。

吃过饭的阳光十分强烈...

如果每一朵山花都是天国底投影
多少怡悦,多少慈柔
正自我心中秘密地飞升
      ——周梦蝶《鸟道  朝阳下》

捏了两个小人233
是邮差和民谣

【山花】That's what I think love is.

勿上升真人,架空

就想看他们普通的生活

所有引用都来自于《i'm sick and in love, enjoy》(部分修改了人称代词)

---

"What do you think love is, Chuck?"

你觉得什么是爱呢,查克?

魏大勋有一个邻居,是他的发小。他俩的院子挨着,作为隔离的矮灌木丛只到他的腰,修剪得很整齐,像一个个绿色的小卫兵。他有一辆车,不停在车库里,停在灌木丛旁边;发小种了挺多植物,也在灌木丛旁边。

今天是休息日,天气晴朗。魏大勋在院子里洗车。

他拿出了一个装满水的铁桶,一块珊瑚海绵,一盒汽车清洗剂。他放下这些东西,...

【魏白】Dice

警告:本文三观不对劲

勿上升真人

感情线很迷

我写得也很迷

---

黑暗、黑暗,眼前是看不见的黑暗,死一般的黑暗——

双手反剪在背后,手腕被粗砺的绳线磨得生疼。应该发青变紫了,也大概是破了。不过这不重要。

一步、两步、三步......右转,五十四步、五十五步......

他左拐右绕不知走了多久,久得脚跟也开始发疼了,按着自己的大哥也没有停步的意思。双眼被蒙,嘴也被堵住,身边跟着两三个不用试也知道干不过的人,正带着自己走向一个不知名的地方。

就算在阴沟里翻了船,白先生的心也没什么波动——他的人生里缺少这次失败吗。

终于,有人说话了:“人带到了。”

开门声,然后被带着走进去。...

下一页
©阿芙蓉 | Powered by LOFTER